最美的风景永远在心里

  • 文章
  • 时间:2018-09-04 14:52
  • 人已阅读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心里

  周末一到,我的双脚就管不住了,大自然的诱惑对我来说实在无法抗拒,于是我假装着很无奈的样子抱怨道:天这么冷,妈妈却非要我回乡下家里去吃她做的红薯稀饭,真没办法,母命难违啊,我只能回家去了。

  走到街上的时候,我主意已定,今天去白鹭乡吧。据说,冬天的时候,那里根本看不到白鹭了,因为它们都去了更温暖的南方觅食。白鹭乡,顾名思义呢,就是白鹭的故乡了,既然看不到白鹭,我又去干什么呢?哈哈,我自有我的古怪。我这人呢,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小,老小,老还小的缘故,也或许孤独惯了的缘故,我就喜欢反季节思维。我对自己说,大自然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姿态的美,它永远是韵味无穷的。今天,我只想去体味白鹭乡没有白鹭时的那份凄凉,体味凄凉中的那种愉悦。甭说,我的这种思维往往会带给我意想不到的喜悦,不信你瞧瞧。

  车到白鹭沟,我就一个人沿着沟内那条唯一的石板路望沟的深处走去。其间偶尔能够碰到一两个或背或挑的农人从沟里面向外走,看他们的样子就能够知道他们是准备进城卖掉自家地里种出来的红薯呀或者大白菜什么的,换点现钱贴补家用的。我与他们擦肩而过时,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而快乐的笑容,每个人都几乎同出一辙地跟我招呼同一句话:“进沟看白鹭呀,你现在可什么都看不见了呢”。我也同样笑着回答他们:“没事的,我只是来走走。”

  说实在话,我对摄影一窍不通,我也没打算去学习有关摄影的知识与技巧,更不打算成为一个专业的摄影师,但是我太喜欢大自然了,它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一禽一兽就像是我肌体里无法分割的器官跟细胞,我离不开他们,他们就是我生命的活力之源,所以,我希望能用我余生的闲暇多多地去亲近它们,描画它们,记录它们,因此出门郊游或是旅行,我已经习惯了随身带上相机。对我来说,相机犹如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形影不离,结伴同行,那种感觉惬意而又舒适。虽然我的摄影作品往往只是一大堆毫无主题与内涵的随意涂鸦。但是,每次出外归来,看见那些并不高明但却是自己喜爱的照片,我的心情就格外愉快,天大的烦恼也不复存在了。

  越往里走,沟里的气温好像越低,我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穿着防寒服出门,但是沟里时不时会有一股股凉风袭来,身上开始感觉到了丝丝的寒意,我的面颊和双手也似乎感觉着风有些渗骨,心里不免有些畏惧起来,毕竟第一次来这里,沟有多长,打不打算走完它,自己还没有认真想过,出门的时候也只是说出来走走。

  好在此时沟里只有薄薄的一层雾气,随着近中午时分,雾气也就完全消散了,太阳并没有出来,但天空还算透明。我曾经听说沟里面有一条多巨石的小溪,此时还没有见着,自然是不会打回头路的。记不清曾经在哪儿读到过这样一句话:有水的地方必然有风景。我深信不疑。于是我就对自己说:去看看小溪吧。

  一路走,一路寻找令自己爽眼的景致。可惜今天相机的电池余电不多了,不敢随便“咔嚓”,老老实实地望山沟深处里走,偶尔地停下来仔细地听听树枝田间各种鸟儿欢快的鸣叫。我发现白鹭乡的鸟儿至少数量上比其他地方多很多很多,什么翠鸟、麻雀、灰鸽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咕咕呱呱,从我前面很近的树林子里突然呼啦啦成群结队地飞出来,像是受了我脚步的惊扰,但更像是列队欢迎我的到来,因为它们根本不飞远,只在我的头顶上往复地盘旋,轻盈地滑翔,像是特意为我表演他们的飞行特技,我不由得心生感动,身体慢慢地热乎起来。

  因为早知道今天看不到什么白鹭齐飞、游人如织的壮观景象,我的心里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我的目的也只是想去看看小溪,看看白鹭曾经栖息生活过的溪流两岸。伴着鸟儿们热情的歌唱前行,哪儿还有什么凄凉可品,景色即是心情,我自然是越走越感觉心旷神怡了。

  不觉间就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音,猜想一定是小溪快到了。

  果然,眼前出现了一株枝叶繁茂像伞盖一样的黄角树和几间农舍,接着就跳出来一只山狗对着我“旺旺”地叫了几声,于是屋子的主人也就跟着出来了。是一对老年夫妻以及两个小孙女,大概最近游客太少的缘故,孩子的眼睛马上兴奋起来。她们见我拿着相机,开始用热切的目光告诉我她们希望成为我相机里最可爱的小天使,于是围着我转来转去,用小手试着来亲近这神秘的万花筒,一点也不跟我生疏,让人心生欢喜,我自然乐愿满足她们,两个老人也是非常高兴,一个劲地说:她俩凡是见了背相机的游客就喜欢这样,一点也不知道怕生。我说:我很喜欢,真的喜欢。

  两位老人主动陪我到了溪边,迎面出现了一座水泥桥,桥下的流水不急不缓,但不够清澈,带着浅黄。老人对我说:上游前两天下过大雨,所以溪水还有些浑浊,但很快就会清澈起来的;并说现在的季节,白天是肯定看不到白鹭的,运气好的话,到了晚间六、七点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