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谈《天下归心》:走进传统我学到了很多

  • 文章
  • 时间:2018-11-07 17:50
  • 人已阅读

  张艺谋和主要演员谢幕。 凌风摄

  昨晚,国家大剧院出品的京剧《天下归心》首轮8场演出落下帷幕。简约空灵的舞台上,“一桌二椅”渐渐隐于幕后,光彩照人的京剧演员们拥抱着观众席上涌来的掌声。这是一次新鲜的旅程,对参加这部戏的京剧演员如此,对该剧导演张艺谋更是如此。

  “我与京剧早有渊源”

  这是张艺谋执导的第一部京剧作品,大概是出于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在电影大片上映时经常保持低调的他,此次却愿意敞开心扉说说他的《天下归心》。

  做一部京剧,其实是张艺谋多年的心愿。“长期以来我对京剧一直很有兴趣,但只是停留在一般的认知上,对京剧的美学和传统元素有粗略认识而已,但这就够我平常用了。我想导京剧,这个愿望也有很多年了,很早我就说,迟早我会导一部京剧。”事实上,张艺谋与京剧的渊源,早在当年的歌剧《图兰朵》中就已显现,“第一次导歌剧的时候,我跟意大利媒体说过,歌剧和京剧,这两种艺术都是源远流长的,我把《图兰朵》看作是中国的京剧,我用京剧的方式去演绎它。”

  “长期以来,我的创作中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京剧的痕迹和京剧的影响。”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渊源,接到国家大剧院邀请时,张艺谋虽然正在筹备新片,但很快就答应了,并全身心投入其中。

  对于跨界执导的难度,曾导演过歌剧、舞剧的张艺谋深有体会,“因为对跨界行业的了解有限”。不过,他也提到,“现在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际上,都风行导演跨界,是希望跨界导演在演绎它的方式上有改变,当然,并不是对歌剧或者京剧本身做什么改变。”

  “没把握时就向传统靠拢”

  “广健,你有什么新想法就给我打电话,我把别的事都推了和你聊!”《天下归心》创作期间,张艺谋经常会对国家大剧院舞美总监高广健这样说。

  高广健与张艺谋很熟悉,从1996年的歌剧《图兰朵》就开始合作。他说,这次张艺谋投入了更多的热情和更多的时间,光是创意会就在8个月内开了上百次,设计图画了四五百套,相当于以往几个戏的工作量,最后确定了将“一桌二椅”的传统用当代简约方式呈现的方案。

  在张艺谋心中,这是一次充实而愉快的尝试。“如何执导一部京剧?用什么样的舞台风貌来实现?我的想法是既不能丢掉传统的东西,又要推陈出新。所有的服装、调动,都是基于‘向传统靠拢’的大原则,每当我们没有办法、不知道怎么把握的时候,我们就借鉴传统,向传统靠拢,这是绝对没错的。” 高广健透露,在设计中他们人为地为自己增加了很多“捆绑”和禁区。张艺谋要求,舞台上同时只能有“一桌二椅”,就连怎么摆放也有讲究,始终以尊重京剧的态度来进行。在这样“死板”的原则之下,却还要追求舞台的灵动。“我们稍微一放松就会有多种可能性,但张艺谋就想‘捆绑’得更紧一些,控制笔墨,以简约到极端的舞台来凸显京剧和京剧演员的魅力,同时还要能看出我们有想法有智慧,所以我们在创作中经常是自己否定自己,自己打败自己。”高广健说。影像是张艺谋的强项,但《天下归心》中多媒体影像的使用极为简洁克制。水墨的飞檐、兰草,寥寥几笔,写意而灵动,最大限度地把舞台空间留给演员。张艺谋透露说,在创作中,他们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风格,其中不乏大胆、前卫之思。“但我还是觉得,多媒体用在传统的戏剧舞台上,要慎重。我是电影导演,但是我不能在舞台上放电影,不能喧宾夺主。”

  “程式美将影响我以后的创作”

  《天下归心》正式演出后,张艺谋头几场都坐在观众席中审视自己的作品。看着台上的光影蹁跹,台下的他常常觉得自己收获满满。他说,走进传统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如何把对京剧传统的敬意,还有从其他门类所学到的经验和知识,融会贯通地运用到京剧中,而且既不能丢掉传统的美,又要带来新意,这是很难的事情。”在张艺谋心中,《天下归心》只是一个起点,“传统戏曲的这种非常简约、典雅和程式化的美,会影响我以后的创作,我要更多地向它学习、向它借鉴。” 当被问到以后是否还会再次导演京剧时,张艺谋显得有些踌躇,“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因为真的很难,从传统中来,又要回到传统中去,如果没有成熟的想法是不敢随意接的。我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但是首先还是需要有成熟的、充满新意的想法。”

  巧的是,张艺谋正在导演的电影《归来》中也有一个“归”字。张艺谋说,《天下归心》讲的是孝道,《归来》讲的是爱情中的企盼,两种情感都是中国人的传统情感表达,“无论我们多么有钱,无论我们未来怎样,这些文化传统是不能丢的。”(本报记者 牛春梅)

标签:张艺谋 京剧 归心 凌风 高广健